棕熊子

関ジャニ∞團擔偏黑|最近在瘋狂學習日語和法語|無知的台灣少女🐻|初心勝利|二次元本命手冢國光/獄寺/土方14/sanji

台湾同性婚姻合法了!??

亲爱的老横36岁生日快乐~🎂🎂
要一直白白嫩嫩的哦!

【童话镇】七个王子的营救公主指标完成报告

渔歌帐里:

cp:锤基,盾冬,贾尼,EC,虫绿,spirk


人设:不做任何担保,只有甜,没逻辑


梗:《莴苣公主》【有点面目全非


第一次做spirk有点紧张


开头和结尾都是标准童话式【对就是懒得写七种开头结尾,比心


系列第二篇,cp芽詹+微幻红 spirk




正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遥远的国度,它的名字叫钢铁王国。


王子十七岁的时候,国王对他说:“Erik,最近把收废铁的事情放一放,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Erik王子头也不抬地计算着今天收了多少斤废铁,拒绝了父王的要求:“有什么事比收废铁更重要、更让人心旷神怡呢?”


国王犹豫了下,迟疑地说:“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主张,收废铁的确是至高无上的工作,王宫的开支都是你赚来的,我为你骄傲我的孩子——但是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去救一位公主吗?这是每个王子人生的必修课。”


王子果断地回绝父亲的建议,讽刺地说:“公主?留给骑士去救吧,我对那种娇滴滴又野蛮任性无理取闹的生物没有兴趣。”


国王遗憾地叹了口气,摸出一张纸:“那真是可惜了,这位公主长的还挺漂亮的,这是关押她的巫婆从塔上洒下来的小卡片……”


“巫婆还负责做这种事?”王子不屑地挑挑眉。


国王解释道:“听说这个巫婆掳走公主就是因为他太美了,所以被关在高塔上给巫婆当模特——这个巫婆热爱美术。”


“啧,给我看看?”Erik王子也不禁被这个神经病的传说打动了,对公主的脸产生了好奇心。


国王把小卡片往前递了递:“既然你没兴趣,我等下就让大公的孩子去救了,不然营救公主指标任务就完不成了。”


Erik王子一眼扫过去,小卡片上的男人斜躺在白色细纱上,蓝的水汪汪的眼睛无辜地看着画外的人,嘴唇像花瓣一样红,还带着莹莹的水渍。


王子漫不经心的眼神定在了小卡片上,最后他舔了舔唇一把抢过小卡片,正直慨然地说:“作为王国的王子,我有义务为完成指标贡献自己的力量,就不用麻烦大公了。”


国王感动极了,连忙告诉王子营救的方法,王子听完之后表示事不宜迟,立刻丢开废铁骑上白马噔噔噔地前往巫婆的高塔。


Erik王子到了塔下,先整理了下发型,清清嗓子大声喊:“Charles,Charles,把你的头发垂下来。”


头发立刻垂了下来,Erik顺着就爬了上去。


他从窗户翻进高塔,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收头发的公主,老天!他比小卡片上还美一万倍!Erik情不自禁地抱着公主就吻了上去。


Charles公主遭受侵犯后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很快就软在了王子怀里,热烈地回应起对方的吻。


至于巫婆?正在塔下被王子带来的士兵群殴呢。


后来,Charles公主跟着Erik王子回到钢铁王国成为了王后,两个人性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从前,在李子王国里有一个白白胖胖的王子,他叫bucky。


国王在李子林里找到了正在吃下午茶的王子:“bucky小宝贝,虽然很舍不得你,但是你必须去一座高塔上营救一位公主。”


bucky鼓着圆圆的绿眼睛问:“救公主干嘛?”


国王想了想说:“其实救回来也没什么用,不过这是指标。”


“公主会跟我抢李子吃吗?”bucky难过地看着手里的李子们。


国王痛惜地看着李子们,下了决定:“你可以观察他,如果他爱吃李子,你就把他丢路上自己回来。”


“我知道了。”bucky乐滋滋地说。


bucky上路之前,王后给他带了一大袋李子。


走到高塔的时候,鼓鼓的袋子瘪了下来,bucky一摸,只剩最后一个李子了。


他“嘤”了一声,对着窗户有气无力地喊:“steve,steve,把你的长发垂下来。”


高塔里的steve公主刚刚打晕了巫婆,一头金发也割断绑在椅腿儿上准备放下去让自己离开高塔的——中午巫婆给他的食物里有一个不知名的小红果,他吃完之后就变厉害了,真是奇妙。


正在这时,居然有一个王子来救自己,steve探头一看,那个圆圆的可爱的王子正仰着头等自己放头发。他心里一动,鬼迷心窍地把金丝一样的长发甩了出去。


bucky看着漂亮的头发垂到自己脚边,爱惜地摸了摸之后就往上爬啊爬。


爬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发丝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竟然在中间断掉了……!


bucky“嘭”的一声砸回了地面上,嘤。


躲在窗帘布后面偷看王子的steve大惊失色,从窗户口一下子跳了下去,完好无损轻轻松松地以完美的半蹲姿势落在bucky王子身边:“王子,你没事吧?!”


bucky王子伸出颤抖的手指着看起来完全不需要救助的steve公主:“你……里……你这么能,你自己出来啊!你还让我来救里……!”


steve看着话都说不利索的王子由衷地致歉:“都是我错,都怪我,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送你回家吧。”


bucky王子哼唧了声,勉为其难地同意了——等下,还有一个测试没做。


他掏出最后一个李子,不舍地递给steve:“给你吃……”


steve公主看他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心疼地说:“你吃吧,我不喜欢吃李子。”


bucky王子立刻收回李子一口咬了上去,不喜欢吃李子的公主!他在心里小声欢呼。


——王子还有一个小小的念头,这个公主金发蓝眼这么好看,如果他吃李子,自己也可以忍痛分给他一个……两个也行。


steve公主横抱着bucky王子回到李子王国的时候受到了大家的热情欢迎,从此,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锤子王国有一位thor王子,他武力强大待人热情,是许多姑娘的梦中情人。


有一天,国王把他叫到身边,告诉他:“有一位公主正等着你去营救,她就在西边那座高塔上等你。”


thor王子不解地问:“她为什么会被抓起来?”


国王不确定地说:“我不知道,这好像是每个公主的必修课?”


王后在旁边插了一句:“听她父母自豪地说,是因为巫婆嫉妒公主的美貌,所以把公主抓走了。”


thor王子恍然大悟,爽快地接受了这个任务,握着喵喵锤就出发了。


三分钟后他降落在塔下——因为父王告诫他不能直接飞进去,这是必须走的仪式,不然指标任务评分会低,就像那个居然带军队一起去营救公主的隔壁钢铁王国王子一样,得不到五星好评。


thor想了十分钟,还是没想起来刚刚父王说的公主叫什么,他索性直接大声喊:“公主,公主,垂下你的长发。”


一条漂亮的金发垂了下来,thor手脚并用地往上爬,很快就到了窗边。


他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绝色美人儿,尤其是那双湖绿的多情的眼眸,迷的他差点窒息,手脚发软地掉下去。他立刻窜到塔里抱紧了那个漂亮的男人激动地说:“公主,你别怕!我来救你了!”


随后他被狠狠推开赏了个巴掌。


“睁大你的狗眼,你的公主是旁边那个!”美人怒气冲冲地对他吼了一句。


thor委屈地捂着脸看向左边,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正泪眼涟涟地看着自己,手里还握着她那条金光闪闪的大辫子。


他沉默了下,扭头当做没看到,执拗地说:“那你是谁?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我叫thor,是……”


“他是巫婆loki啊!”一旁的公主尖叫道——她真是受不了了!每天忍受一个比自己漂亮百倍的男人在自己面前晃悠还要接受对方嘲讽被对方薅头发,忍了七八年终于轮到自己被王子救了千盼万盼来了个王子一看这么帅气还小鹿乱撞了半天好不容易他爬上来了结果抱的!不是!自己!


公主气的想死。


thor惊叫:“这么漂亮的巫婆?!loki我想我们可以认识一下……”他不死心地继续攀谈。


loki指了指窗户冷漠地说:“我知道我打不过你,带着这个女人赶紧滚。”


“你跟我们一起走吧,来我家做客怎么样?”thor兴致勃勃地说。


“让你滚!”


“我不,我要跟你在一块。”thor扭捏着身子说。


一旁的公主受不了地大声尖叫着抓起一把剪刀把自己头发剪了绑在椅子腿上,哭着打着嗝爬下高塔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thor终于把注意力分给了公主一点:“她既然能自己出去为什么还要人来救?”


loki指了指窗口:“请你一起滚!”


“我就不。”王子甜甜地说。


后来,锤子王国的国王和王后知道了自己家的王子赖在人家塔里不愿意走了,捂着胸口就晕厥了,谁能想到为了完成指标把自己家孩子赔出去了呢?


后来的后来,锤子王国只能接受自己国家下一任王后是个巫婆,否则王子不愿意回来接受王位。


王子搂着巫婆走在大街上时,尽管巫婆冷着张脸一脸不情愿,大家还是被他的美丽打动了,交口称赞未来的王后。


从此以后,王子和巫婆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蜘蛛王国的国度。


国王在晚宴后对Peter王子说:“你要去高塔上救一个公主回来。”


“是指标吗?你让其他人去,我懒得去。”Peter王子随口拒绝了这个任务。


“其他公主好说,这次的公主只能王子去救——他们王国特别有钱,一般人配不上他身份,他父母说如果公主不满意,就用钱砸死我们。”国王忧愁地说。


“他们王国这么有钱?!”Peter王子吓了一跳,“那为什么不把公主赎回来?”


“听说公主不愿意回来,之前他父母给部门塞钱,部门派了好几个国家的王子去救他,他死活不把头发放下来。”国王叹了口气,“没完成指标的王国好评率都降低了,影响GDP啊!”


Peter王子看到父亲深锁的眉头,认真地说:“父王你放心,我一定把他救出来,绝不会影响到咱们国家的GDP的!”


Peter王子踌躇满志地来到了高塔下,大声喊:“哈利,哈利,把你的长发垂下来。”


喊了好几遍,还是没有动静。


Peter王子掏掏耳朵,伸出手对准窗台,“咻”的一声,蛛丝发射出去粘在窗台上,Peter王子随随便便就荡上了高塔上的窗口进入了房间。


而那个娇嫩任性的小公主,正趴在公主床上看童话书,此时扭过头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


“你怎么上来的?!”哈利公主揉了揉眼睛。


“这点高度算什么——我们该回家了小公主。”Peter王子站在床边俯视他。


“我不回去!巫婆呢?巫婆——快来保护我!有人要抓我回去!”哈利公主花容失色地大喊。


Peter王子摊摊手:“你们关系真好,不过巫婆已经被我捆起来了,你只能乖乖被坏王子掳走了。”


“我不跟你走!”哈利公主瞪着眼睛说,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由不得你。”Peter王子说完一把捞起小公主,从高塔上跳了下去。


哈利公主受到了惊吓,把头埋在王子脖子上,两只手臂牢牢地抱住了王子。王子的心突然就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原本准备把小公主送回他自己王国的Peter王子改变了主意,带着小公主回到了蜘蛛王国。


经过不知道多久的驯服之后,哈利公主终于爱上了Peter王子。


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从前,有一个神秘而强大的机械王国,他们的王子叫jarvis。


jarvis面对营救公主的任务没有一丝动容地就接受了,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和其它任务没有什么区别。


国王在他临走前叮嘱他:“如果你喜欢公主,就把他直接带回来,省得我们下聘了,那个公主家特别有钱,咱们家给不起聘礼。”


jarvis将此谨记在心:“我记住了,您放心。”


随后他踏上了寻找高塔之路。


很快,他就到达了目的地,高塔上传来了舞曲的声音,听起来里面的人很嗨。


他还没来得及喊暗号,巫婆出现了,质问他是谁,jarvis王子随手一拍把巫婆拍飞了之后,才喊出约定的暗号:“tony,tony,把头发放下来。”


连喊几声没有得到回答,jarvis王子无奈地调大了自己的音量继续喊,终于DJ舞曲的声音停了,一条长长的辫子垂到了自己脚边。


jarvis王子很快爬了上去,对公主说:“tony公主,我是来救你的。”


tony公主感兴趣地敲了敲他的胳膊:“你是谁?你在机甲里面吗?”


jarvis王子平静地说:“我叫jarvis,我不在里面,这个机甲就是我。”


公主捂着嘴巴惊呼了声:“真是太酷了!”


jarvis王子心情突然就好了点,他再看了看公主,下了决定。


tony公主雀跃地说:“你会送我回家吗?”


“会。”jarvis王子一口承诺。


“那真是太好了!”公主兴奋地转圈圈。


“现在,你可以进入我的身体,我会带你飞回家。”jarvis向自己的公主敞开了自己的身体,邀请公主进入。


公主眼睛一亮,提着裙摆迈步走了进去:“这真是新奇的体验。”


“你可以睡一觉,醒来我们应该就到了。”jarvis王子轻声说。


公主愉悦地接受了他的建议,当公主醒来的时候,他正被jarvis王子抱着走在一条陌生的街上。


“这是哪里?”tony公主惊疑不定地问。


“欢迎来到机械王国,我的公主。”jarvis王子面不改色地说。


从此以后,王子和公主靠着公主的嫁妆,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很久很久以前,在刘海王国。


“父王,我认为营救公主任务和GDP是没有本质上的关联的。至于一条头发能让一个成年男子爬上去不会断,更是毫无科学依据的说法,我不赞同这个设想。”spock王子分析道。


国王揉揉眉心说:“不管你的逻辑教会了你什么,你现在必须去救公主。”


spock王子晃了晃刘海:“如果这是您希望的,根据我对您的爱和敬意,我会去救公主的。”


spock王子研究了地图选出最佳路径,并在APP上定好了每晚的酒店之后就出发了。


在半个月后,spock王子在自己预想的时间内到了高塔下,他远远就看到高塔上面有一大条头发垂落下来,塔下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在跟巫婆互相殴打对方。


spock王子快步走了过去,帮助男人打倒了巫婆,男人瘫倒在地对他说:“谢谢了。”


spock王子说:“你是Kirk公主?”


“你怎么知道?”男人惊奇地问。


“根据逻辑推断。”spock王子皱眉,“你应该待在高塔上等我上去救你。”


Kirk公主擦了擦嘴角的伤痕,笑着看他:“这也是你根据逻辑推断的?我可不遵守你的逻辑而活。”


spock王子的眉头没有解开,他看着公主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回头对自己说:“走啊,你不回家吗?搭个伴啊。”


spock王子跟了上去,许久后说:“你是第一个打破我的逻辑的人。”


“所以我引起了你的注意吗哈哈哈哈哈——如果真是这样,那你的逻辑也太不经用了。”Kirk公主调笑着说。


spock王子不说话了,他看着阳光跳跃在公主的脸颊上,心里想——


你的确引起我的注意了,Kirk。


很久很久以后,Kirk公主终于让spock王子承认了“我爱你所以你爱我”这种毫无逻辑的思维,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了。





布丁王国的国王和王后在一天把他们的二王子loki叫到了身边,王后对王子说:“loki,你已经长大了,有能力把你的哥哥救回来了。”


“我的哥哥?”loki王子有点警惕。


“对,他也是你这次营救公主指标任务的目标。”国王抹了抹泪说。


“我的哥哥为什么是公主?”loki王子很疑惑。


“呃,你哥哥小时候金发蓝眼可好看,我们就把他当小公主打扮,还没来得及变回来就被巫婆抓走了。”王后有点尴尬地说,“大家都以为你哥哥是个公主。”


loki默默翻了个白眼。


“总之,你快去把你哥哥救回来吧,我们好想他。”国王揪着王后的衣角泣不成声。


loki别无选择地前往高塔,不过他当然不会想把这个所谓的哥哥救回来了。


他准备杀死这个什么哥哥,这样才能确保王位万无一失。


他到达之后很顺利地爬上了高塔,抬眼就看到了thor公主淡金的头发,迷人的笑,和那双好看的蔚蓝眼睛,就像天上的星星全掉进了对方的瞳孔里blingbling闪啊闪。


thor公主问他:“请问你是谁?”


loki王子本来不打算告诉对方自己是谁,直接和巫婆一起杀死就行,此刻却有点手足无措了:“我……是布丁王国二王子,loki。”


“loki?!”thor公主眼里的小星星瞬间全被点亮了,“你是我底迪?!我离开家的时候你才三岁,你还记得我吗?”


loki王子别别扭扭地“嗯”了声,随后被兴奋的哥哥抱在了怀里。


“真是太好了,loki。”


loki带着thor一起踏上回家的路,夜晚的时候他被哥哥抱在怀里御寒,他手里的小刀滑过对方的心脏,最后还是收了起来。


怎么会不记得你呢?


我最亲爱的哥哥。



全家人都在看#文晸赫#的晚上~

妈妈&姐姐在看恋爱的发现,我用电视看神话的情书hiahiahia



P.S 狂吃减肥小零食烤鸡胸肉丝

有关yoko的事情

感动

Kili:

看到rs yoko的相关,对不起黑名单见,哦不,再也不见!


胡桃盒子:



    关于yoko。
    确切说来我们一生都不可能了解其人,彻底看透近在身边的人尚需很长时间,更何况在最幸运的情况下,我们与yoko也不过一年几面。
    但抛去在下已经喜欢八团近九年的事实,仅凭这短短几面问在下也可以肯定地说,yoko不是废柴,不是痴汉,不是软饭男,也不是有些人说的需要靠器用门把的番组来弥补自己不器用的人。
    在下并不清楚在某些饭心里yoko是怎样的存在,可是在下或多或少能猜到yoko是何以在他们心中留下如此印象。然而在下依然希望大家可以冷静地想一想,若是你周围常年有一个只会装傻充愣、聒噪、明明什么都不会却总是抢功劳、不求上进只求从你那里分一杯羹的人,你会怎样看待他呢?
    你会十年如一日地说他是你心里最温柔的人吗?
    作为一个solo歌手,在与专业音乐人合作后,却依然觉得他写的歌词与自己的曲子合得恰到好处吗?
    你会清楚地记得多年前他的五个愿望吗?
    身为一个全曜制霸的MC,却依然放心回到后台准备、让他引导和控制con上的话题吗?
    你会给他起一个几乎只有你在叫的昵称吗?
    会在坐车坐到实在无聊时、看着他柔软的嘴唇想去亲吗?
    会在明知他不喜欢肢体接触的情况下、却依然会去抱他去咬他的肩膀吗?
    会和他一起跳可爱的舞吗?
    会用你天才一般的音乐本领为他孩子气的歌词填上好听的曲子吗?
    会跳到他的背上叫他哥哥、并丝毫不担心过后他会生你的气吗?
    你会时刻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吗?
    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遇到过那么多人、演绎过那么多人生,从活着到死亡的道理都曾略读过,在他面前却依然像个小孩子,受委屈的时候会无视场合和他生气,并想要更多的他的关注吗?
    在和他一起唱歌的时候、在听到他的小号声和你的萨克斯交织响起的时候,你会笑吗?
    会懊恼他换了号码没有告诉你,并生气他不知道你的号码吗?
    会在镜头前让拿着钱包的他给你买好吃的,仿佛他是你真正的哥哥吗?
    你会在很久以后,当你终于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人时,再回过头去和那个宽容你的他说句谢谢吗?
    
    如果yoko是废柴,是痴汉,是软饭男,是需要靠器用门把的番组来弥补自己不器用的人,那我们喜欢的这六个人,为什么还会选择继续和他在一起呢?
    有人说这是工作,他们没有选择。
    可是果真如此吗?
    那些笑容,眼泪,担心的背影,充满回忆的歌曲,自然的亲昵动作,不顾形象的大笑,偶然的宛如青涩少年的害羞,因为共享一段悲伤记忆的号泣……这些都是工作的一部分吗?




    口口相传,三人即可成虎。我们当然支持创作自由,但是请千万、千万不要把设定中的那些yoko带入现实中的横山裕,因为横山裕不是文中的那些yoko,横山裕是世界上唯一的存在,是八团的长子,是弟弟们的大哥,是个以过早的年纪经历过太多不公、却依然选择温柔而坚强的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请设身处地地想一想,若是别人用你的自嘲和自谦反过来当作调侃你甚至攻击你的手段,你会毫不在意地一笑了之吗?
    我并不知道这段文字是否会被人看到,但我真心希望大家对yoko的理解是通过糊得和马赛克似的古早档直到现在清晰得连小鸟的痣和66的笑纹都看得一清二楚的高清视频,而不是几篇同人,几条弹幕,几句轻描淡写的评语。

    另说一句,当年毛毛艺术家不羁的气质点满、四个弟弟尚不适应谈话节目的时候是yoko和hina一起努力撑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所谓“yoko最后还是要靠hina”这种话,在说出口之前,请扪心自问,yoko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曾经我也抱着不和他们一般见识的想法对抹黑yoko的人一笑了之,直到后来我终于明白,这个世界很公平,若是他可以听到爱意,那么他也绝对会听到恶意。
    所以菇凉们,如果在下写的这一段让你感到哪怕有一点点动容,那么再看到有人轻视yoko的时候,请告诉她yoko并不是这样的人。
    谢谢大家耐心看到这里!
    周末愉快!
    


Banana Juice(中日歌词)

バナナジュース
作词:锦户亮
作曲:冈本修

悶々なモーニング 寝不足の原因
憔悴的早上,睡眠不足的原因

昨夜みた夢のせいさ
都怪昨晚的一场梦啊

大胆のトレス 覗く白い肌
大胆的连衣裙 隐约可见的白皙皮肤

みんな虜にしていケナイ美人さ
ハニー
俘虏所有人的的危险美人honey

退屈なウイークデイ 再上映(リバイバル)のウィンクで
无聊的weekday 用再上映的Wink

元気になっちゃうのしょっちゅうで
就能元气起来的日常

ラーフは過酷です ライバルは無数
比赛太过激烈 对手有无数个

サバイバルに挑むんだ!負けてたまれるか‼︎
挑战生存游戏 怎能忍受失败

渋く苦い「ダンデイ」落ち着くかい?
老成内敛的DANDY 能冷静下来吗

「帰国子女」洒落てるね
「归国子女」很时尚呢

甘酸っぱい「年下ボーイ」
青涩害羞的「年下boy」

もいいけれど「俺」なんてどうかな...⁉︎
也可以的话,「我」这样的怎么样啊

真・真・真っ直ぐなオモイ 「君」に届くといいな
直·直·直率的心情 能传给你就好了

独りよがりは承知 正直少し怖くもありますが
我清楚我的自以为是,说实话确实会害怕

バ·バ·バ·バカなふりして そんなバナナみたいな
装·装·装·装成笨蛋 就像那香蕉一样

下手なジョークと言葉したためてます
那样蹩脚的玩笑和甜言蜜语 由我来书写

大人の味「珈琲」 上品「紅茶」 可愛「莓」
成熟味道的「咖啡 」 优雅的「红茶」 可爱的「草莓」

誰よりもおすすめさ 今すぐに
他比这些都值得推荐哦 现在立刻

Don't say anything
Don't say anything

I Just want you to peel me
I Just want you to peel me

「バ·バ·ババナナ」と「ミルク」で
「babababanana」和「milk」的

甘くフレッシュなハッピーデイズ
甜美又新鲜的Happy days

ぼ·ぼ·ぼ·僕の欲望 君の優しさに溶けてみたい
我·我·我·我的欲望 想试着融化在你的温柔里

バ·バ·バ·バナナ憂鬱です ま·ま·またえるシミが
这就是ba·ba·ba·banana的忧郁 还·还·还在增加的斑点

思い通りにいかない 现実は 待っちゃくれない
事与愿违 现实 并不会等我

君の本音はそんなバナナ...
你的真心话是怎么样banana...

❤️抹茶くれない?❤️
❤️能给我来杯抹茶吗?❤️

HAPPY NIGHT🌙🌙🌙✨✨

感觉有点明白小鬼当家的感觉啦❤️

2016.9.3

长达14天的旅行终于结..结束了啦

撒花花🌹

终于可以回到我的大床了🛏️

登机START

偶终于回家啦💕

天空PART.2

老少女在拍天空的文艺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后天开学作业还剩两本

暑假太疯了一切都忘光光做作业时彻底变成了一个大撒比

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天空是最漂亮的

拍到这么多漂亮的天空也算是没白熬夜了

在日本福冈的一个礼拜+台湾疯玩了两个礼拜

暑假过得快死人

对了

俺最近学会了注音诶~⭐️

其实自己觉得自己很厉害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难道就是配图和文字不符的情况吗

好想回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想快点回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真的是个超级恋家的家伙啊!!

这个沉迷于蔷薇向游戏和纯爱向漫画小说的暑假

其实、有一点空虚啦

叽叽喳喳的废话了半天

就酱啦

北北☀️☀️☀️☀️

这几天深陷鬼畜眼镜鬼畜眼镜R花町物语幸运狗裸执事咎狗之血黑猴子系列奇迹笔记本恋人游戏弥赛亚少年爱丽丝地狱学园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的我
.
.
.
.
.
.
.
还有救吗😭😭😭😭😭😭